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暴虐总裁与私人秘书
暴虐总裁与私人秘书

暴虐总裁与私人秘书


  清晨,9点半,某高档写字楼,「XX风投有限公司」几个银色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21层,会议室,偌大的长排环形圆桌座无虚席,所有部门的老大都到了,此刻他们一个个西装革履,正襟危坐,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有的人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有的人眼皮下垂盯着桌面,还有的人双手扣在一起,紧紧握着手中的笔,努力地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慌乱和尴尬。桌子中间摆着各色春意盎然的花草,整个会议室此时确是一片死寂,静的连个苍蝇飞过,都能听见它翅膀扇动的声音,虽然冷气劲吹的会议室内,是不可能有苍蝇的。有的人额头上已经开始有汗渗出,沿着光亮的额头缓缓地蔓延而下,这是刚刚被骂惨的投资一部老大,年逾五十,头发花白前额高突,带着细边金丝眼镜,银灰色的西服里面是一件暗青色的衬衣,儒雅淡定之下隐隐的精明敛而不发。他叫萧若虚,业界公认的风投第一人,跟随我多年,也算是忠心耿耿。此刻他虽巍然不动,但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不断汇聚,然后蜿蜒而下。

  3分钟前,我刚刚骂完人。骂的不是他,是他手底下的一个项目经理,姓朱。有的人肥头大耳,油光满面,下巴底下就是胸,偏偏混得风生水起。俗话讲人不可貌相,可我坚信相由心生。如果不是靠着拍马溜须拉拢打压他不会在这个讲究硬实力的公司和部门如鱼得水,偏偏萧若需一直力保他,一开始我也很好奇这么一个阅人无数身经百战连我都佩服敬仰的老前辈怎么会看上这么一头猪,还着重提拔培养他。

  现在倒好,一个季度还没过完,亏了我3个亿,刚刚做工作汇报虽然一句一个罪该万死,可脸上居然毫无羞愧之色。话里话外全是诉苦喊冤,同行阴损同事猪脑,全是别人的错跟他自己毫不相干。不知道是不是说的太动情连他自己都以为自己说的是真的,竟然连他的老大萧若虚制止的目光都丝毫没有会意到,还在滔滔不绝。好像他说的全是真话,好像老子听完还应该拍拍他的肩膀,鼓励他一番才对。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是看到我突然从总裁的位子上站起来,一言不发的走向才突然意识到什么,识趣地闭嘴了,可惜,为时已晚。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手轻捏着他的肩膀做安抚装,他愣住了,估计是正在想要不要做一副感激涕零装出来。突然我的手用力一按,这厮猝不及防蹲坐在椅子上,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扯住他的领带拽着他那大腹便便的一身烂肉把他拖到窗户边指着他的鼻子吼道,「拿老子的钱投水里听声音好听是不是,你信不信我现在把你从这儿扔下去?」至此那厮方才瘫坐在地,萎作一团。
  整个过程无人噤声,包括萧若虚,也没人敢,所有人都知道我言出必行。
  我边上的总裁助理苏晴在我起身的时候想拉住我,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在我喝问完猪头逼视四周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我上面提到的那副做派,只有苏晴站在原地嘴唇动了动,终于没说话而是缓缓地又坐下了。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只有她才有资格跟我讲话而不会被骂甚至是直接踹出会议室。

  「还有没有谁的汇报内容跟这个猪头大同小异的?」我怒目逼视,缓缓扫过每个人的脸,还是鸦雀无声,静如死水,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的鼻尖,除了那个猪头的勉强压抑的粗喘声。

  「一周之后,同一时间还在这里,重新开会。可以汇报原因,但不是理由,最重要的我需要你们的方案,半年内把十二个部门亏掉的10个亿给我找回来,散会」

  言毕我转身出来,其他人仍在端坐,无人挪动。

  身后传来高跟鞋轻叩地面的咔咔声,有些急促。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苏晴,倒不是因为她是今天会议室里50多个人里的唯一女性,而是这个时候敢在我后面疾步追赶的,整个集团大楼也不会有第二个人。那声音快到身后的时候我想转身叫她停住,我想自己回办公室静静。就在我抬手后转的同时,我惊见「啊」的一声尖叫,我便知道身后不是苏晴了。

  果然,转身我便看到一个穿着实习制服的女孩在手忙脚乱的捡散落了一地的文件。不经意间,我看见她的胸前的那片雪白,白的眩目。薄薄的白衬衫有颗扣子不知是下蹲太快撑开了还是根本就没系,胸前的饱满几乎要奔涌而出,随着她急促的动作一颤一颤。她嘴里道着歉头也顾不上抬,「实在抱歉,晴姐嘱咐我一定要在九点四十之前送到总裁办公室,实在抱歉」。

  我原地占定了,本来就一肚子火气此刻更是火上浇油,可又不知道怎么发泄,便背过身去望向窗外。

  「苏慕,怎么这么不小心,撞到了总裁」这次是苏晴的声音。话音未落一只手轻轻拉了拉我的胳膊。

  回过头去我就看见了一脸娇柔的苏晴,「不好意思我出来晚了,善后耽误了一会儿时间,现在他们继续开会研究方案,争取找到是谁暗中使坏,萧老爷子亲自出山这次,我们还有很大机会反败为胜的。」说完,有轻轻摇了摇我的胳膊。这跟她平时严肃冰冷,不怒自威的样子判若两人,当然能看到她这一面的也只有我了。公司里其他男人没少在背后议论她,叫她冷艳女王,单就一米七的身高加上模特般的身材就已经足够吸引人了,遑论那精雕细琢独享上帝宠爱的五官和与生俱来的冷艳气质了。最秒的是她的一双美眸,莹莹发绿,真如一潭碧波,摄人心魄。即便平时她都是一身标准职业装,上身麻灰短西服搭配白衬衫,下身短裙黑丝短高跟,便足以颠倒众生了。所到之处人人噤声,所过之后交头接耳。但却绝对没人敢打她的注意,因为,她是我的女人,众所周知。

  此时我望着她那泛着绿光的眸子无论如何也发不起火来,她的肤色白皙细腻,脸蛋光洁如玉,鼻梁高挺,嘴唇纤薄湿润,小嘴微张,摇着我的胳膊似笑非笑地盯着我,「还在生气?」。

  「算了」,我清了清嗓子说。

  「苏慕,快过来见过总裁呀,不要愣着了」,一边踮起脚尖凑到我耳朵旁边悄声到「苏慕,我表妹,跟你提过的。」旁边的女孩受到惊吓的脸微微有些泛红,现在更是不敢正眼看我。「总裁好,我是实习生苏慕,还请多多关照,刚才真是抱歉」,我仔细打量着她,个子比苏慕要矮一些,但也有一米六五以上,苏慕长发披肩,她则是齐耳短发,还戴了一副黑框眼睛,眼神清澈,此刻她嘴唇紧抿,低头颔首,一副刚刚毕业的学生妹样子,只是胸前的波涛汹涌实在与她的年龄不称,苏晴的乳房不大,但却坚挺弹滑,握在手里很有质感,而她的胸至少要35D,一只手不一定握的住吧?我忍不住又想到刚才窥见她胸前的那片雪白,同时也觉察到自己失态了,于是伸手扶了扶领带,正准备开腔的时候苏晴发话了,「去吧,再打一份,十五分钟后送到总裁办公室」。

  说完搀着我的胳膊走向我的办公室,「其实我真正在意的不是钱,钱对我已经只是一个数字了,多或者少没有太多实质的意义,我只是不能接受失败,尤其是这种失败。听到苏晴说后面反败为胜的希望很大,我心情好了很多,便同苏晴开起了玩笑。

  「怎么眼睛不是绿色的,那下面呢,跟你一样是棕褐色还是?」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腰眼一阵轻痛传来。

  「讨厌,早就说过了,我们整个家族只有我与常人不同,再问我就不理你了」
  「你不怕我跟她好了之后冷落你?」想到苏晴之前在一次跟我欢好之后的提议,我半真半假地盯着她问,「你舍得冷落我吗」

  然后还没等我回答,腰间又是一阵痛,这次力道把握的不好,大了许多。
  「你要敢冷落我,我就把你两腿间的那根害人玩意儿咬下来,吃到肚子里」
  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到了我的办公室,门刚关上,我就迫不及待地吻上了苏晴的嘴,野蛮又霸道的搂抱着她有些踉跄的纠缠着走向办公桌。苏晴就像一颗藤,瘫软的倚在我的怀里,一只手搂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伸进我的西服里面隔着衬衫轻轻摩挲着我的后背,一只腿轻轻抬起摩擦着我的大腿根部,另一只腿已经离开地面。

  「小狐狸精,看我怎么收拾你,竟然敢咬我的鸡鸡」

  我一边说,一边把她抱坐到办公桌上,一只手抱着她的后背,疯狂的亲吻着她的嘴唇,耳朵,脖颈,另一只手扯开她的衬衣扣子,手探进胸罩里面去握住了她的奶子,揉搓起来。

  苏晴的一双绿眸子此刻开始涣散出迷离的色彩,微微闭合,嘴里发出轻轻地呻吟,「嗯~ 」

  我身子前倾让她平躺到办公桌上,一边解开剩余的衬衣扣子,一边含住了她吐出来的半寸香舌。她的头微微测斜,长发散散地铺在办公桌上。今天她穿的是一件黑色镂空装饰着紫色花纹的胸衣,经过一番揉捏已经有些微微凸起。解开胸罩的扣子,将胸罩上推到脖子下面,一双椒乳抓握在手里缓缓的揉捏,我故意用手指缝隙轻轻夹住她的乳头,随着手掌的揉搓,乳头也被带动着轻轻拉拽,越来越硬。

  「呜~ 」好坏,她嘴里含着我的舌头含混不清的说,一边用手轻轻打着我的后背,两条腿紧紧夹缠住了我的腰,开始往上拱送,我知道她这是春情泛滥了。伸手探到裙子里一摸,内裤已经有些濡湿了。我隔着内裤轻轻地用手指拨着,可能是在办公室的缘故,苏晴明显是在刻意忍耐,咬着嘴唇嗯嗯呜呜的,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

  「说,还敢不敢咬掉我的鸡鸡」

  「哼,我现在就要咬」她斜望着我娇嗔道。一边翻身坐起滑下办公桌,一条腿屈膝半跪在地上,一边快速地解开我的皮带,往下褪至膝盖处,然后缓缓撑开我的内裤,我暗紫色的肉棒就雄赳赳地跳了出来,昂首翘头,青筋暴起,马眼出还渗出了少许清凉的液体。

  「今天我就吃掉它为民除害,免得日后再祸害我表妹」

  苏晴一边说,一边双手轻轻地捧起肉棒的根部,抬起头微笑着用那双莹莹碧绿的眸子望着我,向后甩了甩头发,说不尽的风骚妩媚。然后用食指轻轻地绕着龟头开始画圈圈,逐渐向下,伸出其他手指慢慢地圈住肉棒周身套弄了几下,顿时一阵酥麻温暖从下体传来,直至头顶。我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此时她头望前凑了凑,小嘴微微张开,伸出一小截舌头,轻轻碰了碰马眼,一种别样的湿热温润又传了过来,我忍不住身体晃了一下,两手轻轻扶住了她的头。她的舌尖像机警的小猫,发现了食物一样,轻触了一下龟头下面的包皮,然后离开,再轻舔,然后离开,如此反复了几次,好像终于发现没有危险,于是便准备大快朵颐了。她的舌头长长地伸出,一只手在下面轻轻托着我的两粒睾丸,另一只手轻轻扶着我的肉棒,先是舌尖轻触肉棒的根部,接着整个舌身便附了上去,自下而上紧贴着我的肉棒一直舔到最上面的龟头,吸溜一声,我的肉棒身上便沾上了她的甜津,有些光光亮亮。她做这些的时候一双美眸始终望着我,满含春情,说不尽的野性柔美。接着她一只手仍旧轻轻揉捏摩挲着我的睾丸,另一只手将肉棒扶正,朱唇轻启,舌尖在马眼上轻轻一点,又是一阵酥麻传来,紧接着她的嘴唇便含住了我的龟头,我感觉体内已经奔涌激荡的火热瞬间便进入了一个清凉温润柔乡秘所,并被它引导着几欲喷薄而出。缓缓地,自上而下,苏晴的小嘴含住了我的整根肉棒,再慢慢的褪出来,用舌头贴绕着龟头,用嘴唇婴儿吃奶般轻嘬着,我忍不住扶着她的头向前挺送着,几乎要插到她的喉咙底部。苏晴呜呜地哼着,头轻轻晃着,似乎有些痛苦,但又有些享受。

  因为没有开窗,也没有开灯,办公室的光线有些暗。阳光透过百叶窗射进来,穿过茂盛的盆栽绿植星星点点的洒落在她的裸背上,从我的角度看下去,苏晴的嘴唇被我的肉棒撑的鼓鼓的,正前前后后地快速送迎,头发四散开来,背部光洁如玉,映着斑斑阳光,下半身仍然穿着套裙。

  随着她的送迎越来越快,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忍不住闷哼了几声。

  正在此时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苏晴停止了动作,失意我先不要做声。她迅速地从自己的西服内口袋里掏出一小包白色粉末,倒进我的咖啡罐里,又轻轻地拧上,然后冲我狡黠地眨了眨她那双大眼睛。然后拿起自己的衣物快速轻盈地躲到了办公桌底下。同时也示意我坐回宽松的皮质老板椅上,并阻止我拉上裤子,她的头埋到我两腿中间,一口叼住了肉棒,冲我调皮的摇了摇头。我只好又往前凑了凑,将下半身藏在办公桌面底下,这样一来,站在我的对面是不会发现任何异样的。

  敲门声又再响起,我清了清嗓子道,「进」

  进来的当然是苏慕,看到我的那一瞬她的脸又不由自主地红了。她快速低头地走过来,将一沓文件递了过来,「这是晴姐,哦,不,这是苏助理交代我给您送的文件,请过目」。

  她哪里知道苏助理此刻窝在办公桌下面用嘴含着我的肉棒滋滋舔弄着,我不得不苦苦压抑着一波强过一波的快感。

  见我没有答话也没有伸手接文件,她只好再上前一步,弯腰前倾双手伸出一边能将文件递到我的手里,「林总,您过目」。

  一霎那,我又看到了她胸前拿到深深的沟壑,下面肉棒猛地一翘,被苏晴的牙齿刮了一下,我忍不住哼了一声,这一哼把苏慕吓了一跳。「林总,您?」
  「没事,刚开会有些口渴困乏,倒杯咖啡给我,也给你自己倒一杯」我眼睛望向被苏晴动过手脚的咖啡罐。

  「我?」苏慕听到我让她给自己也倒一杯,有些诧异。

  「听苏助理提起过你,说将来要培养你来做我的私人秘书,今天刚好有时间,我想跟你聊聊」

  底下的肉棒处传来一阵牙齿轻咬的微痛,我想这应该是带有赞许的「惩罚」,赞许我的机智。

  苏慕将充好的咖啡递过来放到我面前的桌子上,有些拘谨地给自己也冲了一杯。

  「坐」我眼睛失忆了一下不远处的沙发,「把百叶窗拉开,然后大概给我介绍下你的个人情况」

  「我叫苏慕,今年24岁,XX外国语大学国际经贸专业毕业……」

  我哪有心思听这些,佯装拿起文件若有所思地听,桌子底下蹬掉皮鞋,用脚指将苏晴的裙子褪了下来。

  苏晴像个乖巧的猫咪,扭动着屁股,顺从的自己把内裤也褪下来了,还把我的袜子也扯了下来。妖精就是妖精,她知道我的心里在想什么。

  「嗯,我基本了解了」我找个间隙打断了苏慕的话,「小苏有男友了没有,对于未来有什么打算」,「别紧张,就当是在聊天好了,喝咖啡」。苏慕乖巧的抿了几口咖啡,预期有些哀伤的说,「有,但是刚分手了」,然后突然就无话了,又是低头喝咖啡。我心里一喜,表面仍旧装作在看文件。

  「你这么优秀,以后会遇到更好的。说说你对这个公司和未来的想法」
  桌子底下我把脚轻轻伸到苏晴的大腿根部。凭感觉轻轻的用脚趾试探碰触着找到了苏晴的小穴。果然,阴毛濡湿,已经洪水泛滥了。如果不是苏慕在,她可能早就不管这是在办公室,欺身而上坐到我的大腿上疯狂起伏了。被我的脚趾以刺激,苏晴的嘴巴也加大了力道,好像要让她的嘴代替小穴享受这本该属于她的欢愉,释放越来越难压抑的骚动。我的大肉棒也越来越粗,越来越胀,便用脚加大了力道刮蹭着苏晴的阴蒂,每刮一下,苏晴的身子便抖一下,含着我大肉棒的嘴力道便狠一分,用她的小嘴狠狠肏弄着我的肉棒。

  不知道是不是太阳升高的缘故,沙发上的苏慕脸越来越红,双腿紧紧夹着,甚至有点左右晃动,好像在努力忍着什么。我知道,这是药效已经开始起作用了。「苏助理告诉我,您是风投界最有胆识魄力的总裁,人,,人也潇洒倜傥,,说我跟着您一定能……」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甚至都开始断断续续了都。「林总,我,我,,」她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我。

  「我知道了,以后跟着苏助理用心学,不要让我失望」,我顿了顿,「你过来看下,这份文件这部分是怎么回事,没有打印清楚」。底下的苏晴吐出肉棒,手指紧紧握住我的肉棒根部,在我的睾丸上掐了一下,一阵刺痛让我想要射精的欲望瞬间降低了很多。

  苏慕几乎是夹着腿挪着步子过来的,我知道她已经接近忍受的极限了。「来,你看看这里」我作势要指给她看,让她再靠前些。此时的苏慕几乎没有任何抵抗,顺势就瘫倒了过来。嘴里已经含混不清了,「林总,我,」

  此时我再无顾忌,绕到办公桌前双手架住了她,扶她走向沙发,「苏慕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就已经被她的嘴吻住了。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握住了我肿胀粗大,青筋暴起的大肉棒,上面沾满了苏晴的唾液。药效已经使她无力去想为什么我会光着下半身在办公室等她。她现在最需要的,应该就是一根大肉棒,狠狠地插进她早已泥泞不堪的小穴里去,疯狂地抽插。本来是我扶着她,这下便成了她牵着我的大肉棒迫不及待地躺倒在沙发上。

  我迫不及待的把她的腿高高抬起,哧溜一下将套裙联通内裤一起扯了下来,将一只高跟鞋都带掉了。

  她下面竟然寸草不生,厚厚的外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只留了一道细细的缝,缝隙下沿有清液顺着大腿根流出,流到沙发上。

  我的肉棒此时坚硬如铁,只怕是能够穿铜凿铁也未可知。我迫不及待的将她的一条腿顺着沙发放下来,另一条腿扛在肩上,将她的腿大大地分开,手扶住早已昂首怒嘶的肉棒,将大大的龟头凑近她的蜜穴下部接近洞口的地方,轻轻的挑了挑,她便不由自主的身体往上挺动,蜜穴一紧一翕想将这肉棒吞进去,嘴里含含糊糊的低吟着「我要,快,快」。我再也忍不住用力一耸,噗的一声,整根大肉棒狠狠地顶进了苏慕厚而窄小的白虎蜜穴。她像离开水的鱼儿一般,下身高高拱起,嘴巴张的大大地却不发出任何声音,片刻之后方才低闷压抑的长长呻吟了一声,「啊……

  我的大肉棒感觉就像被一只小手紧紧攥住了一般,丝毫动弹不得,而这只小手竟然自行动了起来,越攥越紧。是苏慕在用力挺动她的下身。「啊……好舒服,,快肏我,狠狠地肏我」,言语间,她的内里变得更加湿热,有了咕叽咕叽的声音,我慢慢的抽出肉棒,翻带出粉嫩的逼肉,然后再用力狠狠地一插到底,仿佛要顶到她的最深处,刺穿她的身体。苏慕的叫声短而急促起来,「啊~ 啊~ 啊~ 啊,
好舒服,快,再快些!嗯,嗯,嗯,,」我咬紧了牙,快速的用力抽插,办公室里啪啪啪啪的响声伴着我粗重地喘息不绝于耳。

  苏晴这个小妖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沙发边上。她光着身子一边弯腰低头褪着苏慕上身的衣物,一边回头舔着嘴唇望着我,「林总,我也想要,我的小穴被你用脚趾肏的又麻又痒,好难受,我还没有舒服呢,我要你待会儿用你的大肉棒狠狠地肏我」

  一边说一边示意我将苏慕的腿放下来,她扶着苏慕坐起来,我用手抱起苏慕的后背将她抱离沙发然后缓缓坐下来,让她正对着我。整个过程中我的大肉棒始终紧紧地塞在她的小蜜穴里,这么一抱蜜穴里的蜜汁便汩汩流出顺着我的大腿蜿蜒而下。

  此时由于药力的作用苏慕已经接近高潮,我刚坐稳,她便用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屁股先是前后扭动,摩擦着自己的小骚穴,觉得不过瘾,便开始上下起伏套弄起来,啪啪啪的声音伴随着苏慕放荡的呻吟又响起来。

  「林总,你的肉棒好大,好硬,我的小骚穴都要被你肏烂了,啊~ 啊~ 啊~啊~ 」,苏慕放荡的叫着,她的大奶子一波波的荡漾,拍打着我的胸脯,奶头蹭的我痒痒的,身上一股粘腻的甜香传来。清纯文静的小脸上现在春意盎然,放荡不羁,她紧闭了眼睛,咬着嘴唇只顾嗯嗯啊啊的叫着。

  苏晴坐在沙发上,两腿大大地张开,从一侧牵着我的手伸近她的蜜穴,「我等不了了,我要你用手指肏我的骚穴,快嘛」

  我伸出两根手指缓缓地插进她的蜜穴,拇指轻轻的揉着她的阴蒂。「啊……」伴随着苏晴放荡的一声长吟,我的手指开始快速地抽动。

  就在此时苏慕达到了高潮,她停止了耸动,双腿拼了命般地紧紧夹着我的腰,好像小穴要把我的整根肉棒吞进她的身体。我也用力晃动这身体,大肉棒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伴随着蜜穴内里一阵强过一阵的抽搐和一声长长的呻吟,我感到阴道内里一股热烈的暖流喷淋到我的龟头上,让我几乎要射出来。苏慕软软地瘫靠在我胸前几乎一动不动,只剩粗粗地喘息。

  我起身将苏慕靠坐在沙发上,示意苏晴跪趴下,身体从苏慕身前横俯过去双手扶着沙发的坐轴,撅起浑圆雪白的屁股。

  我射精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从后面扶着苏晴的屁股分开阴唇,大肉棒尽根而入,肆意抽插,只插的苏晴淫语浪叫连绵不绝。

  「啊~ 啊~ 啊~ 啊~ ,林总,你好厉害,肏的我的心都要酥了,嗯,嗯,嗯,
快点用力,」

  我双手用力抓捏着她的乳房,手指深深的陷进肉里,加大了力道狠狠的肏着这个平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总裁助理。

  「嗯,林总,我想知道是我的小穴肏起来爽,还是慕妹妹的白虎穴肏起来更爽」

  看她到这个时候还不老实,我便用尽了十分力气狠狠地一顶,大肉棒插到了她的穴心,用力地研磨。

  「啊,林总,不要,麻,麻,我受不了」

  我哪里管她这些,继续用大肉棒的头旋摩着她的花心,「林总你饶,饶了我,我是开玩笑的」

  「嗯,嗯,嗯,我一定将慕妹妹调教好,跟她和睦相处,呜,呜,呜我不会争风吃醋的」

  这还差不多,我双手轻握住她的小蛮腰,将肉棒缓缓抽出,带出一丝丝亮亮的淫液,又慢慢地挺进去,然后逐渐加快速度。

  「啊!啊!啊,我要来了,我要你射到里面,快用力啊」伴随着一声声毫无顾忌的浪叫,苏晴臀波荡漾,长发四散飘飞,脸上,身上,香汗淋漓。

  「啊……」随着长长一声闷哼,我的大肉棒伴随着苏晴蜜穴的一阵阵抽缩突突跳了起来,射出一股股浓精。苏晴的屁股依旧高高撅着,只是上半身已经瘫软在苏慕身上,只剩娇喘了。我拔出肉棒,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缓缓从她的蜜穴里流了出来,滴落到苏慕的小腹上……

  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以后要是真将苏慕也调教好了,这两个尤物可是真会要人老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