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异乡的她来看我
异乡的她来看我

异乡的她来看我

“晚上好呀!可以跟你聊聊吗?”一个叫*忘忧草*的找我聊天。

  疼你的幸福:“你好!你想聊点什么呢?”

  忘忧草:“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的网名比较特别,感觉你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所以想跟你聊聊!”我查看了一下忘忧草的资料:陕西西安人,年龄32,只是个人说明有些伤感。

  疼你的幸福:“谢谢你的夸奖!其实你错了,我不是一个好男人,因为我曾经出轨过,我背叛了自己妻子。”

  忘忧草:“背叛?可以说说你的经历吗?”

  于是我就将我跟梅子之间发生的事如实地告诉了她,也就是这个叫忘忧草的女人,她的名字叫玉。那夜,我们聊得很投机。这也许是因为我在失去梅子后急需一个倾诉的对象吧,而也是因为种种原因才用上网来打发无聊的时光。

  在聊天中我才得知:玉有一个姐姐在榕城,所以才会上榕城聊天室看看。自己有一个4岁的小孩,应该算私生子吧,因为她跟孩子的父亲根本还没结婚。玉告诉我:他是一个当地政府的官员,跟妻子感情不好,一直都在闹离婚,最近手续快办好了,也就意味着玉也快要跟他结婚了。而玉似乎没有因为婚姻的到来而高兴,反而觉得有些害怕,有点不知所措。

  玉还告诉我:她之所以跟他会有这种关系,也是在几年前,玉的父亲出了点事情的时候,他曾竭尽所能的帮助过她们家。而年轻的玉也不知是出于感恩还是因为崇拜,后来就情不自禁的为他奉献了自己宝贵的贞操,再到后来就为他生了个女儿、、、、、、。就这样我在每天都要跟玉网上聊天至深夜,我们也由从前的陌生变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己。我从视频中看到了略带伤感的玉。而后来我也为了让玉看到我,而特意去安装了一个视频。玉对我评价还是跟往常同事们的评价一样:阳光、健壮、有男人味!而玉给我的感觉却是有点多愁善感却略带丰韵,皮肤是白里透红。

  我没想到玉会来福州看我,更没想到我跟玉的性来得那么快,来得那么直接!!!

  “求求你给我个机会,不要再对爱说无所谓,如果相爱是完美,就让我们用真心去面对;求求你给我个机会、、、、、、”我手机的铃声像以往一样响着那熟悉的歌曲。

  “0591-833----6,挺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你好——你好!”我一连说了3遍,对方竟然都没声音,郁闷的我正想把电话挂了时,手机却传来了熟悉却又陌生人声音。

  “求求你给我个机会,不要再对爱说无所谓,如果相爱是完美,就让我们用真心去面对;求求你给我个机会、、、、、、”我手机的铃声像以往一样响着那熟悉的歌曲。

  “0591-833----6,挺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你好——你好!”我一连说了3遍,对方竟然都没声音,郁闷的我正想把电话挂了时,手机却传来了熟悉却又陌生人声音。
 “兵,我想见你!”玉轻柔的声音让我惊讶不已,因为我实在不敢相信,玉竟然来到了榕城。

  当我打的到温泉公园时,玉已经在那等候我多时了。我永远都记得玉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毛衣外套一件粉红色的风衣,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上,使本正合身的风衣粘贴在身上,却更加显露出玉凹凸有至的身材。玉的头发很长,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而小巧却饱满的樱桃小嘴显得相当的性感动人。

  我走到玉的面前,向玉伸出手时,玉很惊讶为什么在公园人来人往的,她没有告诉我她穿的什么衣服之类的,为什么第一次见面,我就能一眼认出是她。呵呵,我说这是感觉!其实我一直相信感觉这两个字,就好比相信缘份一样。“缘为天定,份在人为”!

  与玉从肩并着肩慢慢到手拉着手,走在宁静的温泉公园的小路上,继续聊着彼此家庭的琐事。很玉忧郁的眼神和凝重的表情中,我也慢慢知道了玉来福州的原因。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上网聊天的人都是在渴望激情或艳遇,还是在为自己空虚的心灵寻找一个放纵的借口。但我却真的清楚自己,正是因为承受着所谓婚姻的责任带来的沉重压力,让自己总想找一个会有共同语言的红颜知己。我不知道这社会婚姻真正幸福的人会有几对?更不知道一辈子都只拥有一个男人或女人的这种伟大人仕是否真的存在?也许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觉得男人是不可能做到,除非他是ED。

  玉的生活也是无奈的,因为他们就快去办结婚证了,可是她根本就没有觉得开心和幸福,反而感觉进入了围城而迷茫。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始终这么认为!毕竟婚姻不再是两个人之间的事,不再是两个人相处的问题,带来的是彼此家庭,父母,孩子等等!看似不如爱情伟大却令人无法割舍的情、人和事。

  玉也在徘徊,是否应该为了孩子,而建立一个完整的家。而在他们相处的这些年中,浪漫早已烟消云散,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奇。他们很少在一起,就是逢年过节,他几乎也都没有回到玉跟孩子的身边。也许是习惯了孤独,反而在所谓幸福来临前觉得不太适应。玉跟他之间这些年性生活很少,就是在有的时候时间也是短而快,常在玉刚来点感觉,他便一泻千里。玉在听了我跟梅子的故事后,一直对我的话心存疑问。

  玉是个健康的女人,有着正常的生理需求。在“想要”的日子里,她几乎都是靠自慰来解决问题。玉不相信我跟梅子之间一夜5次的可能性,我也不便去辩解什么。我只是暧昧的回答过她:事实胜于雄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最好方式!

在网上,我没有说大话的习惯,我也没有为了去讨好哪一个女网友而投其所好,夸夸其谈。网络中的我跟现实中是一样,只是现实中的我没有堕落,网络中的我却放纵了自己而已。我不是个有钱人,更不是个帅哥,我也不想甜言蜜语花空心事去想着怎样泡女人。
到从前的点点滴滴,玉不仅伤感起来,我轻轻的把玉揽入怀里,让她尽情的哭泣了一场。夜静的出奇,我双手捧着玉的头,抚摸着她那柔顺的秀发,看着玉那忧郁的眼神,我情不自禁的亲吻了玉,用我的吻擦拭着玉的泪水。用我那湿润的舌头滋润着她那性感的嘴唇,玉热烈地回应着,带给我从未有过的强烈与感觉。玉的吻有着男人般的刚劲有力,与我的舌奏响了你来我往的乐章。

  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感性的男人!可是面对玉的疯狂,我意乱情迷。此时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去拥有她,占有她!我的小弟弟根本不受我控制,毫不留情的在玉的面前撑起个帐篷!我一只手抱着玉的头,继续亲吻着玉,另一只手极不安份的去“攀登”玉那挺拔的山峰。玉的胸部略带着柔软,就像充足了气的气球让人不忍心用力去挤压她,占有她。我感觉到玉呼吸的频率越来越快,感觉到玉胸部起伏的弧度越来越大,感觉到玉不时的颤抖几下。我的小弟弟顶在玉的小腹上,欲罢不能。玉感觉到我的强烈欲望和坚挺的力量,手隔着裤子抓住了我的命根子,呢喃着:哦!好大!好硬!、、、、

  “我们走吧”!玉的声音把我从欲境中拉了回来。我双手猛搓了几下脸盘,火辣辣的。

  “玉,对不起!我、、、”!我担心玉说我怎么会那么随便。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啦,第一次见面就色欲冲脑。

  “兵,没关系!这是我自愿的”!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我不是为逃避责任,而是担心因为自己的情欲而会失去玉这个难得的红颜知己!

  “我们回去吧,很高兴刚才你陪我,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懂女人心事的男人,认识你我也觉得特别的开心,我要回去陪我女儿了,现在我姐在帮我带她,明天我再跟你联系吧“!玉对我说。

  在我坐车回去的路上,刚才跟玉发生的点点滴滴涌入我的脑海,我也在反复思索着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梅子的倩影也情不自禁的不时的在我眼前飘荡,我这是怎么啦?我是一个为性而性的人吗?为什么在梅子尚未忘记的时候我又会对玉产生如此龌龊的想法?太多太多的为什么让我心谎意乱,我不知道我明天是不是应该跟玉再见面,因为我知道:只要见面了,我们的之间的必定又要上演一段激情的故事!!!!!!

  一天的时间转眼就已过去,而榕城的迷人的夜永远让人欲罢不能。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主动打个电话给玉,约她去吃吃福州的美食什么的,可是我没敢。因为我不知道我冒昧的电话是否会给玉带去不安和压力,顺其自然吧!第一次感觉夜竟然是如此的漫长,而我却在自己的宿舍坐立不安。
“求求你给我个机会,不要再对爱说无所谓-----”!熟悉的电话铃声一响我就接了起来。

  “你好!玉。”

  “不好意思!刚才我姐家里有点事,让你久等了。”

  我赶紧说:“没关系!”我想玉肯定感觉到了我颤抖的声音和激动的心情。

  “你过来吧,我在老地方等你!”

  再一次坐在赶往玉昨天等我的地方,昨天见面时的情景又浮入了我的心海。如果、、、,我该怎么办?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我见到了那熟悉的玉。

  “跟着感觉走吧!”这是我下车时唯一清醒的念头。

  与玉走在熟悉的街头,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亲切。我带着玉来到了一家咖啡馆,在似乎浪漫的环境里,玉却依然透露着伤感。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因为我到现在都无法明白:“为什么他要跟她结婚了,反而会觉得不开心?”这也许真的就像玉所说的那样,也许她给他的前妻带去了伤害!

  玉是善良的!而我也在不经意间发现自己挺喜欢她的这种性格。我跟玉聊起过我的婚姻,我的生活,我的工作,聊起曾经我跟梅子的故事。玉只是静静地听听,出奇的安静,只是她那忧郁的眼神,让人怜悯不已!我的性格是开朗的,偶尔的幽默也可以让玉捂着嘴斯文的笑。玉的笑很动人,我发现笑得很纯很纯!

  和玉在一起的时光总是悄然而逝,让人留连忘返!离开了咖啡馆,我们继续手拉着手漫步在繁华的都市街头。突然玉停了下来,咬着嘴唇轻轻地对我说:“晚上陪我,好吗?我在姐的另一套房子住。”我有些吃惊,略带结巴并的点语无伦次地回答道:“嗯,---好的!”

  一向不曾害羞过的我脸又不自然的红了起来。后来玉跟我说,其实自从跟我聊天以后,她就发现我跟她挺有缘的,就好象曾经相识一般,而我开朗的性格和有着跟年龄并不相称的成熟也让她好感倍加。玉说我跟其他男人不一样,并不是一个为性而性的男人。因为我从来没有要求要跟她见面,说话也比较斯文,不像有的网友,为了性而聊,觉得没有机会发生性关系,也就不再联系了。

  的确,我不是那种刻意去追求激情的人,我总觉得性也是由然而生的事情。所以,我从来都不曾找过****,不是我看不起****,而是那种单纯的*易让我从内心深处都无法接受。

  跟玉来到她姐住的小区,给人就是一种高贵奢华的感觉。毕竟市中心的房子能有如此之大的社区真的不易。我在榕城生活了10来年,早就知道这里就是榕城的富豪区。只是我并不是那种承富媚洋的人罢了,或许有的人会认为是新时候阿Q精神吧!

 【完】